东北网
首页黑龙江民生国内社会娱乐评论购风尚
视频东北网视专题国际法治体育理论龙E邮
生活健康医药餐饮食品汽车房产旅游动漫手机IT龙文化
教育龙版网博览寒地知青金融企业经贸彩信影像北大荒
女性亲子
论坛博客
报料热线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鸡西双鸭山伊春七台河鹤岗绥化黑河大兴安岭
 
书与书斋的一切:夜晚的书斋(图)
http://publish.dbw.cn   2012年01月20日 10:43:13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夜晚的书斋》 [加拿大] 阿尔贝托·曼谷埃尔(Alberto Manguel) 著 杨传纬 译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定价:39.00元

  作者简介

  阿尔贝托·曼古埃尔(Alberto Manguel),世界知名的文选编纂家、翻译家、散文家、小说家和编辑。他生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1982年移居加拿大,现居法国,曾荣获法国艺术及文学勋章军官勋位。主要作品有:《夜晚的书斋》(The Library at Night)、《阅读史》(A History of Reading)、《幻境辞典》(A Dictionary of Imaginary Places)、《解读图集》(Reading Pictures)、《曼古埃尔谈阅读》(A Reader on Reading)等。

  内容简介

  曼古埃尔在法国的家里策划修建了一个书斋,由此展开,他将书斋或图书馆怎样体现了许多个人乃至整个文明的回忆,漫谈式地娓娓道来。15个关键词,15个主题,串联起本书的15个章节。从书斋的神话,到书斋的形状、空间,再到书斋的想像、品格,最后是作为“家”的书斋,从神话到家园,人类始终在书中寻找安身立命的所在,寻找心中那座渴慕已久的巴别塔。

  这里有已消逝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有哥伦比亚驴背上的图书馆;有塞缪尔·佩皮斯的私人书斋:他给体积小的书本装上“高跟”,好让书架上的书整齐好看;有诗人兼建筑家米开朗基罗的纪念碑式的图书馆,慈善家卡内基建立的图书馆,监狱里囚犯的口头“回忆图书馆”;还有文学家的书斋,彼得拉克、狄更斯、博尔赫斯,等等。

  前言

  我向来喜欢游荡(即使没什么收获),我像只追逐猎物的猎犬,看见鸟儿便大声狂吠,把猎物追遍了,该追的却没去追(想什么都干,什么也干不成)……我真心诚意地诉苦:我读了许多书,但漫无目的,缺少好方法;我在图书馆里碰到各种各样的作家都狼狈地绊了跟头,未能获益,因为我不讲艺术,不讲秩序,没有记忆力的判断力。

  罗伯特·伯顿,《忧郁之剖析》

  起点是一个问题。

  除神学和幻想文学之外,几乎没有人会怀疑,我们的宇宙的主要特点就是它缺乏意义,缺乏明显的目标。然而,怀着异样的乐观精神,我们却不断从卷册中,书本中,电脑锌片中,从图书馆一架又一架的图书中,尽一切力量去收集无微不至的信息,苦心孤诣地想给世界找到一点类似意义和秩序的东西。我们完全清楚,不管我们怎样努力朝好处想,我们的追求是注定要失败的。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做呢?虽然我早就知道这个问题很可能找不到答案,但是看来寻找一下还是值得的。这本书就是讲述寻找的故事。

  我对于这种无穷无尽收集信息的努力非常感兴趣,超过了对确切日期顺序以及姓名的兴趣,因此,我几年前动笔的时候,就没有打算再编一本图书馆的历史或一本图书技术史(这类书已经多得很了),而只想表述我的惊异心情。一个世纪以前,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写道:“在一个无法取得成功的领域内,我们人类却从不停止努力,我们当然会认为这是感人至深,令人鼓舞的。”

  不论是我自己的书斋或是与公众分享的大图书馆,都是我喜爱得着迷的地方。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我就受到它迷宫式逻辑的吸引,感到理性(或艺术)可以统管一大堆杂乱喧闹的书籍。置身于书丛之中,我有一种冒险的快感,我迷信某种字母或数字的排列方法会把我领到美好的目的地。书籍一向就是神圣艺术的工具。诺思洛普·弗莱(Northrop Frye)在他的笔记中写道:“大型图书馆真有语言魔力以及心灵感应的无比神通。”

  怀着这种愉快的幻想,我花了半个世纪来收集图书。我的书非常慷慨大度,不对我提出任何要求,却给我各种教益。彼得拉克(Petrarch)给一位友人写道:“我的图书室是充满学问的,尽管它属于一个没学问的人。”我的图书也是一样,它们比我所知道的要多得多,我真心感谢它们会容忍我的存在。我有时会感到自己辜负了我享有的特权。

  爱是需要学习的,爱书也要学习。一个人初次踏进充满书籍的房间,不可能凭本能知道怎样做事,怎样守规矩,可以期待什么,得到什么。他可能感到恐惧——由于纷乱,由于广阔,寂静,由于监视,由于他不知道的一切引发的联想——甚至在学会了规矩礼节,懂得了门径,发现人们都很友善之后,某种畏惧的心情还会残留着,驱之不去。

  在傻乎乎的青年时代,朋友们都梦想在工程界,法学界,金融界和政治界干出一番大事业,我却梦想当个图书管理员。但是我生来疏懒,又毫无节制地爱好旅游,于是又另作决定。现在我已经五十六岁(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白痴》中说,“这是开始真正生活的年龄”),我又回到了早年的理想。虽然我无权自居为图书管理员,但是我的书架日益增多,其界限已经与整个房屋混淆不清,我就生活在这些图书之中。这本书的名称本来应该叫做《周游我的房间》。遗憾的是,两百年前大名鼎鼎的扎维尔·德·迈斯特(Xavier de Maistre)已经占得先机了。

  阿尔贝托·曼古埃尔

  2005年1月30日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左远红
无标题文档
寻找时髦的哈尔滨美食
汽车酷图大盘点
哈尔滨夜店酒吧大全
手机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