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网
首页黑龙江民生国内社会娱乐评论购风尚
视频东北网视专题国际法治体育理论龙E邮
生活健康医药餐饮食品汽车房产旅游动漫手机IT龙文化
教育龙版网博览寒地知青金融企业经贸彩信影像北大荒
女性亲子
论坛博客
报料热线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鸡西双鸭山伊春七台河鹤岗绥化黑河大兴安岭
 
林青霞:我女儿们很少看我电影
http://publish.dbw.cn   2012年01月20日 10:49:01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林青霞在香港书展上的讲座,安排在我此行的最后一晚,是个周六。李敖的讲座在她讲座开始一小时前结束,两个场地是香港会展中心最大的两个演讲厅,门对着门。在正常情况下,从一扇门走到对面一扇门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分钟。

  主办方显然有了先见之明,担心媒体无法顺利入场,于是几次提醒大家,要在李敖结束前赶到李敖的场地,再由工作人员带着前往对面的林青霞场地。但计划总归赶不上变化,我在李敖结束前十五分钟想到进李敖场地,却发现已经根本无法逾越排在林青霞场地外的那些观众。我们几个媒体朋友,只好随着人流顺着拐了好几道弯的栏杆往前走,边走边打着电话互相通告消息,像是茫茫人海中的几条小鱼,终于在某处聚齐了那么几条。最后总算等到解救我们的渔夫,穿越人群和栏杆,得以在半小时后进入场地。是的,半分钟的路我们走了半小时,而普通读者们,加上等待的时间,他们走得更久。

  在步入主会场的夹道里,看到两排各色花篮,最明显的是林青霞三个女儿送的花篮,上面写着“祝妈妈活动成功!”能容纳1000多人的场地,前面几排都是预留席,间或进来的一些人,都能引起场子里某种躁动,徐克、狄龙、张叔平或者其他。我被现场气氛带着,也忍不住朝每一次闪光灯聚集的地方投去目光,有时会有一种恍惚,到底是在书展上,还是在某个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中。

  台上放了两把椅子,靠右侧的是把女王椅,椅背高高的,从底部往上呈打开状,和另一把明显不一样,我猜这是给林青霞准备的。后来结束自己活动的李敖也赶来了,他从场地走向后台,他刚刚呆着的场地里听说已经架起大屏幕,让进不了林青霞现场的观众可以观看同步直播。

  活动比预定的时间迟了十几分钟开始,马家辉先走出来,然后当然是大美女林青霞,她果然坐在了王后位,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黑裙黑鞋。“不要叫我大美人,我现在是作家,作家,作家!”作家这个词,一开场她强调了三遍,用的语调是娇嗔,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我以为她身上更多的会是英气,像是有男儿气概的女子。

  林青霞是聪明伶俐的,在一向擅长调侃被采访对象的马家辉面前,她的口才毫不逊色。就连回答不喜欢哪位作家这种刺头问题,她也巧妙以“我不喜欢讨厌我朋友的作家”作答。而听她讲她现在的生活状态,我有种好像一个人被分成两个世代去过的感觉。

  过去她辛苦拍戏,功成名就后隐退,在家相夫教子,读书、写字、拍照、学画。她现在的生活很像是从小家庭条件优渥,不愁用度的富贵人家小孩的成长轨迹。就我们所能遍及的经验,都常常可以看到,第一代父辈经商有了家底后,第二代小孩很多人从小就在艺术环境中长大,后来许多人也的确走上了艺术的道路。在物质生活无缺后,转向精神世界,这就是我们眼前的林青霞。

  林青霞到底是不是一个作家,其实以我对文字的严肃性来说的话,我认为作家和作者这两个词之间还是有差别的。包括这场以书的名义在香港书展上的盛会,有多少人是因了林青霞的作家之名才来到现场,我也是要打一个问号。不过这些似乎都并不重要,一个小时的活动结束时,宾主尽欢不是就很好了吗。林青霞说,希望60岁的时候能成为艺术家,所以努力学习书法和绘画,那就祝福她。不过比起作家林青霞,我更愿意称她为书写者林青霞。

   《窗里窗外》9月将出简体版

   粉丝发微博有机会参加首发式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日前宣布获得林青霞新书《窗里窗外》的版权,内地简体版将于8月底与读者见面,林青霞本人将于9月中旬来京与读者见面。内地版《窗里窗外》仍采用港版张叔平的装帧设计,预计售价为88元,首印20万册。据出版方介绍,近期将联合多家媒体在网上发起新颖的征文活动,读者上传与林青霞有关的一篇文章、一幅照片、一段视频,甚至发一条微博,都有机会获邀来京参加林青霞的首发典礼。

  1972年林青霞以琼瑶爱情片走红港台地区,曾主演过百部电影。1990年以《滚滚红尘》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角。今年转向写作。《窗里窗外》收录46篇散文,逾百张照片、摄影、书法作品。林青霞在序言中写道:“十七岁踏入影圈,至今的三十九个年头里,有无数人写过无数篇有关我的文章,有的有根据,有的却完全是虚构。这是唯一的一本林青霞写林青霞的书。这本书,我以最真诚的态度写出我最真的感受,希望和你分享。”她朴素干净的文字展现出平常人的一面,讲《窗外》中与男主角胡奇的银幕初吻,“他教我把牙齿合上,嘴唇张开,我照做,两个人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摄影师陈荣树迷惘地说:‘她像根木头。’”评价自己的从影经历时,她感慨,“即使拍了一百部电影,仍然因为没有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而感到遗憾。看完《东邪西毒》,我跟导演说:‘我少了遗憾,多了庆幸。’”回忆张国荣,她写道“我们一起拍《东邪西毒》,总是一起搭公司的小巴去片场。有一次,他问我过得好不好,我没说上两句就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滚,他搂我的肩膀说:‘我会对你好的。’那一刻起,我们成了朋友”。张国荣死后,林青霞对于未能协助张国荣摆脱忧郁症,感到懊悔自责。

  林青霞文笔清丽,得到董桥、蒋勋、琼瑶撰序推荐,其文章《有生命的颜色》更被选入《大学语文》(华东师大版)。

  马家辉林青霞对谈戏梦人生

  马家辉:《窗外》作为明星的起点。现在新书《窗里窗外》作为另外一个起点。为什么今天讲戏梦人生?

  林青霞:我觉得我的一生就像是梦。我走入电影圈,后来做了明星,我觉得这是我连做梦都不敢做的美梦,竟然变成事实。今天我在这边不是以演戏的明星身份出现,而是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出现。我现在在这里,我也觉得在梦中。你要不要捏我一下,要痛才是真的。

  马家辉:每一位刚写作的人,几乎每一篇文章都要有很特别的理由才会写的,你第一篇文章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写的?

  林青霞:第一篇文章是《沧海一声笑》,是写黄霑。他在临走的时候有跟我约稿写专栏,但是我不敢,我从来没有在报纸上发表过,所以我拒绝了他。然后他离开了,在他追思会之前,我想为他做一些什么,所以我写了一篇关于他的文章,就是《沧海一声笑》。当然没有马家辉也不行,你跟我见面的头几次,曾经三次约我写文章。我在他追思会的前一天,坐下来,一提笔就写了两三千字。

  我觉得好像是他在引导我写,一下笔就没停过,写完打电话给你,你给了我四个字,“一字不改”,吓了我一跳,我心想还是要靠你给我改。

  马家辉:因为那时候是半夜三点半,我都没有看。

  林青霞:写完第一篇我也没想到要写第二篇,第二篇是《戏里戏外都是戏》。杨帆,因为他的朋友《红楼梦》要发行,所以他跟我提了很多次,叫我帮他写一篇《红楼梦》的文章。有一次我跟女儿在家里看《红楼梦》,他们看到(我演的)贾宝玉被父亲打屁股有很多反应,又抱着我,又哭。我觉得这个很有人情味,很有戏,所以我就写了第二篇《戏里戏外都是戏》。第三篇是《小花》。

  马家辉:我打断一下,看你电影我蛮感兴趣,你的女儿们慢慢成长,对你不同阶段的电影有什么样的看法吗?像她们看《东邪西毒》看得懂吗?你有慢慢跟她们一幕一幕地讲解说,我告诉你这一幕在说什么,我告诉你这一幕我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林青霞:说老实话她们不敢看我的电影,我三个女儿很少看我的电影。之前都是文艺片,都是谈情说爱,她们不爱看。后来打打杀杀她们也害怕,《红楼梦》她们倒是蛮喜欢的。

  马家辉:回到写作问题,第三篇呢?

  林青霞:第三篇是《小花》,我那段时间常常被媒体报道,飞短流长、乱七八糟,不是事实的。我觉得很无奈,就去吴哥窟旅行,我在废墟里看到千年巨石旁边长出一树白里透红的小花儿。我心想千年巨石里面都能向着阳光长出神采奕奕的小花儿,在人世间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要计较这些飞短流长,所以我写了这篇《小花》。

  马家辉:你比较喜欢或者最喜欢的作家有哪些?

  林青霞:给我最大启发的作家是季羡林,他是大学问家。我的朋友金圣华,觉得我写作,要鼓励我,因为我刚刚开始很没有信心,他传了一篇文章是季羡林的《老猫》,是讲他跟猫之间的感情,没有很难的词汇,也没有很多的成语,但写得很有感情。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启示,让我觉得写文章不一定要很多的成语或者很艰难的字,只要把感情,自己最真的真性情写出来。

  马家辉:除了季羡林,我知道你也很喜欢杨绛老师,杨绛刚过一百岁的生日。

  林青霞:我很喜欢看她翻译的一本书叫《斐多》,我觉得很震撼。这本书我送了很多朋友。我先生说送礼物最好是送书,我很高兴。我也收了很多书,我觉得收书、送书是很好的事。

  我以前不看书的,我17岁进电影圈,拍到最后连睡觉时间都没有,所以我看书的机会不多。我在学校也没怎么看课外读物。有一次我觉得要有一点文化美容,就到书店里去,也不知道选什么书。我记得有一个女孩子在那边说这个书什么什么,好像很懂的样子,我说你可不可以介绍我两本书。她就介绍我一本是《从未知中解脱》,一本是《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我就买了那两本,我觉得就把我智慧开启了。从此就慢慢开始喜欢看书,而且我结婚了以后有很多空闲时间。我大概有读书障碍,我看书看得很慢,我连看菜单都头晕,所以我喜欢听书,喜欢听蒋勋的《红楼梦》,喜欢听他讲《诗经》、唐诗宋词。

  马家辉:有没有讨厌的作家?

  林青霞:我讨厌骂我朋友的作家。

  马家辉:我们要想知道她讨厌的作家,先要知道谁是她的朋友。要知道最近谁骂了谁。

  林青霞:我没说我讨厌谁,不然大家告我,不得了。

作者: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左远红
无标题文档
寻找时髦的哈尔滨美食
汽车酷图大盘点
哈尔滨夜店酒吧大全
手机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