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素是优秀诗人成熟的标志(简明)
http://publish.dbw.cn   2013年04月01日 14:18:47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诗人谷地长期担任华北油田文联和作协主席,他厚朴、谦逊、勤勉、真诚,华北油田系统内一茬又一茬在省内甚至在全国产生影响的作家诗人,都得到过他“兄长式”的提掖与呵护。近年来,谷地的诗歌创作也在“勤奋地钻进”,收获非常丰硕:2007年,他的第五本诗集《坚硬的记忆》出版;2009年,他与其他五位诗人合著的《石油的六种向度》出版;现在,他又推出了诗集《以石油的名义》。

  《以石油的名义》分为三辑,第一辑:真情石油,第二辑:风光石油,第三辑:梦幻石油,共收入谷地近作64首。顾名思义,《以石油的名义》是“石油题材”的作品。所谓“行业写作”的良莠纷争一直以来都是文学批评家热衷批评的,一些写作者因此有意绕开“行业题材”,改弦更张去经营“小我”的凤巢。然而谷地却异常坚定地向着他内心深处的“石油”掘进再掘进,他在追寻什么呢?抑或惯性,抑或沉凝,抑或坚守,抑或痴迷不悟,抑或命运指引,抑或心灵“震悚”。读完《以石油的名义》中的全部作品,我找到了答案:谷地所追寻的远非“自喷井”上的油花,而是“古潜山”岩层下熊熊燃烧的火焰。谷地这样叙述他心中的非凡景象:“听到火在叫喊/胸中就鼓荡起升腾的激情/即使在漆黑的夜/也阻不住真实的光源和温暖//我们开成一朵鲜红的花/飞成一只红蝴蝶/与火焰一起开放或飞舞//是火就应该在一起燃烧/我们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诱人的跳动/我们始终没有/失去对火的信任和追求//也许在生命的内部/早就种下一颗火种”(《地火》);“每一片羽毛都是光明的火种/每一只眼睛都放射出热情//火鸟,火鸟,火鸟/血脉中最激烈的生命/鸣叫声在黑褐色的岩石中/来回穿行/这样,任何荒寂的地域/也不再空洞//我们追逐火鸟/在火鸟到过的地方/筑巢”(《追逐火鸟》)。

  谷地在华北油田工作了30年,平原,山岳,大漠,草原,跑遍了华北油田所有的工作点。2006年6月,省内10多名诗人随谷地驱车1000多公里,到达工作环境最恶劣的内蒙古草原二连分公司体验生活,诗人们见证了“石油人”对祖国的赤诚。“我们深入到更深的深层/去贴近您脚下黑色的河流/我们攀登上更高的高度/去贴近您头顶绚丽的云朵//祖国有高度/我们才能高昂起头/祖国有广度/我们才能目光辽阔”(《我们以石油的名义,为祖国祝福》)。

  一个诗人抒情的“大义”与“小情”,是相对于诗人生命本质而言的,“大义”即诗人的担当,“小情”即诗人的颖悟;但无论“大义”或者“小情”,诗歌都只能建设在诗意上。诗意是人性中最难洞察的精神闪念,常常会被身边簇拥的华美词汇所遮蔽,就像石油藏身在地壳中一样。诗意是生活的结晶,而不是词汇的结晶。只有当石油与水彻底分离后,石油的意义才能够确立。《以石油的名义》中的众多篇章,“大义”与“小情”相互兼容,达到甚至超越了这种境界。比如《地火》、《追逐火鸟》、《石油观念》、《古潜山》、《感动》、《两棵树》、《车站》、《季节的边缘》、《偶然》《沼泽》、《钻进》等等;谷地的诗没有一个词是强加给读者的,追求朴素,懂得节制,这是一个优秀诗人成熟的标志。朴素是一种内力,它用最普通的方式深入人心,却极少人能够做到;如同人人都知道直线是最便捷的传递路径,但未必人人都能在语言叙述过程的曲折中找到直线。我欣赏这样朴素简洁从容的叙述,像一节一节的输油管,一下子就把油气从地心送上钻塔和高空。“那山看上去离得很远/可它们好像就长在/我们的手掌之上/伸出钻杆般刚韧的手指/就会触摸到它们的额头//也不要说山和我们之间/几千年没有回声/我们交流感情的方式/是血液与血液的/奔涌”(《古潜山》)。

  诗集《以石油的名义》是谷地诗歌创作上的阶段性高峰。他的自豪与质朴,他的开阔与练达,他的执著,他的坦然,都淋漓尽致地淌漾在字里行间。谷地的创作实践同时也告诉我们:“行业题材”虽具“破坏力”,但也最具创造性。“石油题材”是一座富矿,它还远远没有被挖掘到与之相匹配的深度和广度。如果说石油是大地的血液,那么诗歌就是诗人的血液,在谷地奉献给读者的作品中,它们同出一脉,油水分离,纯正芳香。

作者:    来源: 中国作家网     编辑: 左远红
无标题文档
寻找时髦的哈尔滨美食
汽车酷图大盘点
哈尔滨夜店酒吧大全
手机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