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潘基文:初到联合国遇到挑战
http://publish.dbw.cn   2013年04月05日 10:43:25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3g.dbw.cn

  潘基文

  【美】汤姆·普雷特

  2005年我与潘基文初次相见,时任韩国外长潘基文正借着周末陪同美国国务卿赖斯在朝鲜半岛访问。对这位韩国外长来说,那一周成了改变未来的一周,一年之后赖斯推选潘基文接替科菲·安南。

  哈佛把他的外交水平提到新高度

  潘基文说,1984年至1985年他就读哈佛大学,这10个月把他的外交水平提到了新的高度。哈佛的教学方法与他在韩国知道的大不相同。

  我说:“韩国人的学习方式是,你从教授那里得到大智慧。”这是老式亚洲大学的教学方法。潘基文同意:“汉城国立大学是单向教育,但在哈佛大学就是双向教育,我学会以分析的方法认识事物。当初我在肯尼迪学院学到的东西,也有很多细节已经不记得了,但我今天使用的,依然是分析的方法,以此来解决问题,这很重要。”

  我接着说:“你那些教授或同学,是不是因为你是一颗上升的新星要拿你开玩笑?”“他们知道我是韩国政府派来的,他们讨论国际问题时,总要询问我的意见。于是他们就喊我助教。”

  “哈佛大学的教授与韩国的教授相比,他们的视野是不是更国际化一些?”“是的,肯尼迪学院有一大特点,他们把目光集中在真正的政治上,不太强调学术性,更指向未来,以分析为方法,有时我们还接触真正的问题,比如让我们从美国总统助理的角度撰写备忘录。这种实用练习确实帮助我提高理解力,锻炼了我将来成为外交官的能力。”

  潘基文在哈佛选了一些课程,但他最喜欢的课是“外交实践”。这门课由两位教授共同讲授:格雷厄姆·艾利逊和约瑟夫·奈。前者是世界著名的核不扩散专家,后者以其说服力极强的“软实力”概念为世人所知。“在肯尼迪学院,我很喜欢外交课。我听说美国总统从来不读超过两页的备忘录,不论问题有多复杂,也不论问题有多棘手,所以我应该写两页纸的备忘录。要说的话都在里面,背景、政策选择、建议……”

  “现在你也让雇员这么做吗?”“是的,在联合国我始终坚持这么做。送来的报告很多写得太长了。作为秘书长,我当然无权告诉成员国如何写报告。那些国家把报告写得又厚又长,然后你还得把这些文件翻译成6种官方语言,所以我的做法是无论报告多长,先要有一份概要。”哈佛教授评潘基文下面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两位教授对潘基文的描述。

  格雷厄姆·艾利逊教授说:“他在与我的接触中,最有趣的故事是:我在开学仪式上欢迎新生,他们站成一队,我与每个新同学握手,然后说上几句。他来到排前时,说自己是‘肯尼迪总统’,我颇感意外,他又说‘是从韩国来的’。此后,在同学之间,肯尼迪成了他的外号。”

  “我始终与他有联系。当年他来白宫时见到了肯尼迪总统,他成为秘书长之后,我建议泰迪·肯尼迪(肯尼迪总统的家族成员——编者注)把总统接见他们的合影和总统讲话,从肯尼迪总统博物馆复印一份送给他。泰迪·肯尼迪照办,此后潘基文将照片作为永久纪念留在身边。”

  约瑟夫·奈教授说:“我还记得他是学生,但具体表现记不得了。但他在青瓦台(韩国总统官邸——编者注)时我见过他,当时我在五角大楼。我认为潘基文是一个理性的声音。至于他的秘书长一职,朋友告诉我,他实际做的要比新闻上说的好。这是个权力有限的职位,不理性的大众对此抱有‘过高的’期望,这是秘书长一职遇到的问题之一。”

  初到联合国遇到挑战

  2007年1月,作为新的大老板,他刚踱入秘书处,马上就感到周围的不冷不热乃至充满敌意。他开始回忆当初那些压抑的日子:“当然,现在好多了。我才来那天,他们把我和我的前任进行比较。一个是10年的秘书长,一个才选上,不过是韩国的外长,让他们相互对比,这不公平。”

  在第一年里,就连那些负责任的报纸也刊发评论,对潘基文在外面不如人意的表现指手画脚。事实上,很多人确实反对他,因为这些人可能代表着不同的利益,那些保持中立的员工又没有理由站出来说公道话。外部媒体的增援少之又少,事实上,在美国以时政新闻见长的《新闻周刊》还发表文章,坦言他未必能行,这话居然印上了杂志的封面。

  可怕、孤独、无能为力,这些是最初几个月的经历。潘基文开始把他的脾气压在金刚山下,将巨大的精力和成熟的职业技能用在办实事上。有时潘基文好像不被人尊重,虽然他是职业外交家,但他手里没有一兵一卒。此外,还有令人望而却步的联合国官僚作风。官僚作风几乎无处不在,联合国秘书处也不例外,他们抵制新来的家伙,抵制他的思想、他的改革,不讲究底限,当然这些都发生在潘基文首任的最初几年。

  “第一年,我认为他们对我有些误解。你知道,我是继吴丹(缅甸外交家,1961年至1971年间担任联合国第三任秘书长——编者注)之后来自亚洲的第二个秘书长。这期间用了36年,所以在联合国系统内没有多少亚洲思维或亚洲价值能被人理解。此后联合国的人是按照欧洲人和拉丁美洲人的方式进行工作的,科菲·安南几乎就是欧洲的思维方式。”

  “我在儒家的环境里长大并接受教育,但与此同时我大概是为数不多的真正接触西方文化的韩国人之一。我了解东西方文化,但即使如此,在我担任秘书长之初,开始接触如此众多的文化、国家、民族之后,我还是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但在最后的4年半里,我想他们已经理解了,显然亚洲价值也是很重要的价值之一。”

  (选自《对话潘基文》,有删节,标题为编者所加,该书已由现代出版社2013年3月出版。)

  链接

  联合国成立至今的8位秘书长中,只有一人在任期内说出了联合国内部的故事,此人就是潘基文。潘基文是资深外交家、韩国前外长,2006年当选为联合国秘书长,并于2011年获得连任。在与潘基文进行了一次次对话之后,美国资深新闻记者汤姆·普雷特撰写了这本《对话潘基文》,这也是他的“亚洲巨人”系列的第四部。

作者:    来源: 新华网     编辑: 郭丽颖
无标题文档
寻找时髦的哈尔滨美食
汽车酷图大盘点
哈尔滨夜店酒吧大全
手机资源站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