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与你一道温暖思念TA
生活频道正式上线
 
杨小洲:合格的读书人是不在乎环境的
http://publish.dbw.cn   2010年03月08日 09:03:37

 


 

  夜雨书窗 杨小洲著 岳麓书社 2009年11月

 

 


 

快雪时晴闲看书 杨小洲著 中华书局,2009年10月

 

   

    近来接连读到杨小洲先生的两本新书,一本是《快雪时晴闲读书》,一本是《夜雨书窗》。书的名字是雅的,作者喜欢在雨雪的天气里读书,好像也想将读者带进这不宜出门的天气里。上世纪七十年代旅美香港记者梁厚甫对于读书常有诧异之论,他说一个合格的读书人是不在乎环境的。读到专心致志之时,近旁有人吵骂打架,亦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我不属于“全天候”的读书人,心里有事和真的有事,我都无法安心于书。所以我很佩服全天候的读书人,他们的心理承受力强于常人。杨小洲和止庵先生都是这样做的。止庵在医院陪伺母亲,竟然还能看完十几本书,而我只靠万花筒的晚报打发时间。杨小洲在这两本书里都写到母亲的病重和去世,此时此刻,他仍读写不辍:“是两年来每月经由京城返长沙侍奉八十老母数日,无阻酷暑萧寒,这些文字便在北京与长沙两地写成。夜雨敲窗本为读书至乐,在我则至为心痛矣。己丑年初一,在长沙母亲身边(《夜雨书窗》自序)。”

  杨小洲的文章属于议论风生,锋芒逼人的一路,幸而所写无涉政事时评,终归书生意气,寂寞繁华皆有意。两本书的外形一是小精装,一是大精装,前者多为随笔小品,后者的格局则宽广了许多。两书合而观之,可知杨小洲阅读视野的深度和广度,还有就是作者的趣味所在。杨小洲的文字是属于非常漂亮的一种,有的时候我倒是担心文字过于漂亮会导致“以文害辞,以辞害志”,譬如董桥先生。实际上杨小洲的随笔不但文字优美,且卓见频出,他对于公认的好书也是不留情面的“机智风趣虽是《嗜书瘾君子》的特色,但书中语言过于调侃,免不了闲杂碎语,让人觉得美国式夸夸其谈未免华而不实《我为书狂皆雅兴》)。”(他说董桥文章“是带着英伦绅士风度的鸳鸯蝴蝶派”,就是褒中夹贬了,我想改易为“穿西装打领带的包天笑”,董桥的英式随笔不幸粘上鸳蝴甜腻的病毒,尽管才华过人,离一代大师的位置终是愈行愈远。

  读杨小洲的新书,除上述之外,最令我惊诧的是他竟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钢琴家刘诗昆相识。这勾起了我四十多年前的一件往事。我上中学的学校,与刘诗昆执教的中央音乐学院仅一墙之隔,“文革”中音乐学院是重灾区,常常在大礼堂里开批斗会或辩论会,有一阵“血统论”甚嚣尘上,刘诗昆在大会上对“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对联说了几句不同的看法,马上有红卫兵跳上台批斗他,我看到瘦高个子雪白衬衫的刘诗昆的形象,至今未忘。

作者:    来源: 广州日报     编辑: 左远红
无标题文档
寻找时髦的哈尔滨美食
汽车酷图大盘点
哈尔滨夜店酒吧大全
手机资源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