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频道与你一道温暖思念TA
生活频道正式上线
 
廖雯:女性艺术批评家更迷恋直觉(图)
http://publish.dbw.cn   2010年03月09日 09:43:58
订东北网手机报,移动发TX到10628007,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这个庞大的作品,以象征女性生殖器的符号“三角形”为框架。中间地板上书写着999个女性的名字,周围餐桌上的39个盘子里摆放着39个由阴户形状转换而来的图案,象征着西方历史上39位著名女性的位置。

  这些状如女性生殖器的图案,以刺绣、彩绘、陶瓷等被艺术史贬为“低级”的艺术方式来完成。

  廖雯

  什么是真正的女性艺术,在我国现当代艺术中,女性艺术在怎样生存和发展?文学创作中近年来频发的女性“隐私暴露”与西方的“女性主义艺术”,本质上有何不同,人们该怎样思考和解读?目前,在全国最大的艺术村落——宋庄,这里的女性艺术家们的创作现状如何,中国未来的女性艺术又会怎样发展?

  “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针对以上话题,笔者专程走访了当代艺术圈的批评家、女性艺术研究者廖雯女士,请她就此阐述自己的思考和见解。

  什么是真正的女性艺术

  问:您多年一直致力于女性艺术批评和相关的理论工作,那么,就您看来,女性艺术的概念应该是什么?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有没有真正的女性艺术?如果有,您认为是哪些?

  廖雯:首先,女性艺术是在西方女性主义运动中产生的当代文化和艺术问题,如果把西方女性艺术作为名牌时装,硬套在中国女性艺术现象上,结果只能是把问题简单化。

  作为批评家,我理解的女性艺术是涉及一系列与性别与身份相关、与传统与习惯相背、甚至与历史与社会无法分割的当代文化问题。多年来,我关注的女性艺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人绘画”,而是女性艺术在当代艺术中作为一种新问题的存在价值,是正在进行时的、鲜活的当代艺术现象。中国没有像西方那样的女性主义运动,女性艺术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呈现出一种特别的艺术现象,发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认为,其中有两个基本脉络:思想上直接承接了中国女性研究和西方女性主义的成果,艺术上直接引进了西方女性艺术的观念和方式。

  上世纪80年代是中国当代艺术崛起的年代,那十年间画画的女人很少,更多的女画家画的是闺阁画,我叫它“新闺阁画”,它的表现方式有很多种,但是观念是跟旧的闺阁画没有区别,所以这个跟当代艺术没有关系。

  而上世纪90年代初,女性艺术在当代作为一个新问题凸显出来。1989以后,大家都租工作室画画,那时候老去看工作室,后来就发现有些女艺术家画得不一样了,跟传统的不一样,跟当代的男人不一样,跟“85时期”的也不一样,这很有意思。有这么一批女艺术家想用个人化方式去表达作为一个当代的女人的感觉,这在文化上就有价值和意义了。

  女性批评更迷恋直觉

  问:艺术批评家和艺术家关系如何?在解读和面对具体艺术作品时,我们有没有必要强调艺术家的身份和性别问题?如果有强调的必要,其重要性何在?

  廖:其实,艺术批评和艺术家在创作本质上是一样的。在解读和面对具体的艺术作品时,如果我们总把身份和性别强调在头顶上,同样会陷入误区。但这不等于说,性别在解读和面对具体作品时不构成差异。检视我个人的批评实践,我的批评观念和方式具有很多女性气质。或许因为我是个女人,面对每天聚集在家里的艺术家和关心艺术的活生生的人,不可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旁观姿态;或许因为我近十年来一直关注女性艺术,女性的生活经验通常是片段的、切割的、分裂的、不一致的,很难用同一种角度界定;或许因为我渴望交流的个人性格,使我对作品背后诸多个人化的因素十分敏感。总之,艺术批评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一种理性的、貌似公正的分析状态,也不仅是一种责任,而是一种像艺术家那样的心理需求,我甚至期待它可以带给我类似情感生活那样的高峰体验。

  从这个意义上,我把艺术批评也视为一种艺术活动。如同艺术家特别的经历、性格、气质、情感等个人化因素,往往造就艺术语言个性化的根本一样;我也认为,批评家的主观价值等个人因素,也是批评个性化的根本。因此,无论做女性艺术还是其他课题,我首先依赖直觉,很看重作品给我的第一感觉。我发现,这种迷恋,是我作为女人骨子里的贴近。这种批评观和批评方式,可能至今依然是男性话语为主导的批评圈子被看做是“女性”气质甚至是“非专业”的,但我越来越觉得这种方式对作品的贴近。这对女性艺术批评乃至中国当代艺术批评都是有意义的。

 [1] [2] 下一页
作者: 韩晶 小脚丫丫    来源: 中国网     编辑: 左远红
无标题文档
寻找时髦的哈尔滨美食
汽车酷图大盘点
哈尔滨夜店酒吧大全
手机资源站